李玉林:去中南海报信就像是天意

2016-07-11 16:42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进入搜狐聊天室。本次访谈邀请的嘉宾是唐山地震后飞车中南海第一个去给中央报信的唐山人李玉林,为了今天的访谈,李老今天专程从唐山赶到北京,来搜狐聊天室跟大家见面。欢迎李老的到来!

  李玉林:大家好!

  整个唐山像死了一样

  主持人:我知道李老的记忆力超强,1976年7月28日那天晚上,您在哪里?那天的记忆还深刻吗?

  李玉林:记忆还是非常深刻。 
  
    地震那天,我在家里,我是夜间一点多到的家。到家以后,天特别热。我爱人和嫂子们在门口乘凉。我当时问老伴,家有饭吗?她说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家只剩下一碗米汤。天太热了,我就拿了一个小板凳在门前吃。

  我刚坐在那,地就稍微动了一下,我说地震,他们谈得非常热烈,都哈哈地笑,说我们什么也没感觉出来。但是几个小时后果然就地震了,过了三四天,看了其中两个大嫂,其他没看到的就没来,永远的不在了。那些大嫂说,我们那天要都不回家睡觉,要少死多少人啊。

  主持人:那天晚上您是因为加班才得以幸存是吗?

  李玉林:这得感谢我们党委书记老蒋,我是27号晚上7点多上班,因为7月28号是我们全矿万人大会,这个大会庆祝上半年任务过半,我是大会的总指挥。因为26号晚上把主要内容、哪个单位准备什么情况、组织什么情况都布置起来了。27号上井以后,我晚上7点多钟把各个负责人召集到一起,听他们的汇报。

  大约9点多种,我又到南楼转了一圈,因为那是我们采煤区比较集中地方,我回到办公室大约11点,我刚要躺下休息,电话响了,我们党委书记老蒋找我,我真的要感谢他,那天我要是住在办公室那就是粉身碎骨。他找我有重要的事要谈,我到党委,他在门口站着,他问你几天没睡觉,我说有几天。他说明天有挺多事的,跟我一块走走吧。我说我想回家,我就不想走。

  主持人:最后还是被书记拉走了?

  李玉林:嗯。跟着他走了。

  主持人:那个书记后来呢?

  李玉林:我们从党委回来,一边走一边谈,这个老同志当时是出于对我的爱护,谈话就是要帮助我上进,说李玉林你哪都好,就是脾气不好,不分场合,不问领导,想说啥就啥,弄得领导下不来台。我们俩接近1点多到的家,夜间凌晨一点。

  网友:我也是唐山人,我想问那一天是不是开滦整个都毁了?

  李玉林:全部毁了,特别是我们唐山矿,唐山矿是在市区中心,所有的建筑物全部垮掉,矿以东,震得比较轻。离我们那三十多公里多一点,整个停水,断电,因为地下水很快就上来了。所以唐山整个电力设施都没有了,电力设施破坏了,整个煤矿全部完了。

  主持人:就是当天凌晨,你从废墟中爬出,马上去了矿上,到那之后,看到的就是毁灭的场景吗?

  李玉林:是的,我从家跑到矿山,大约2公里路程,但是这2公里的路程我没听到任何声音,而且旁边都有居民住宅区,心里面害怕,就跑,越来越感觉静得可怕。当时跑的过程当中,我自己的心跳都可以听得出来。整个唐山市像死了一样,什么虫、鸟,什么声响都没有。

  主持人:怕吗?

  李玉林:有点儿。跑到东头的时候,结果房子倒了,把铁路盖了。当时我是穿一个三角裤衩,脚上也没鞋。这时间我有两个选择:一个选择就是到矿上,大约400米左右的地方。另一个选择是向我父亲、母亲、弟弟、妹妹住的地方,我的家也只有250米的距离。我想像唐山市这么大的地震,毁坏这么严重,这么惨烈,那么唐山市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如果我回家,也可以救活一两个亲人,但是矿上是2000个人啊。因为我当时在唐山矿任工会副主席,加上井上生活科,供应科这些辅助单位都是3、4000人,这些人的死活,跟我家里少数人来讲,哪个轻、哪个重?

  另外咱们当时作为单位也好,领导干部也好,咱们肩上有责任,咱们在其位就得谋其政,我们的职位就是要做好职责范围之内的事。

唐山人发出音哭就是毛主席逝世

  网友:为什么要亲自去中南海,打电话不行吗?

  李玉林:电都没了,通信设施全部毁掉了,包括你发射的电报,或者电话,全部没作用了。 
 
  
 
所以说唯一的办法,就是直接能够开车去。当时我的脑子还是比较清楚的,唐山这么大的地震,唐山市你比如说我到矿上去,我搞点抢救,井下的工人弟兄,都在那里。最重要的事就是让中央领导干部知道这个实际情况,这个跟打仗是一样的道理,领导要下决心指挥,所以唐山市发挥这么大的灾难,那么惨烈,那么唐山市最大的事就是如何让中央领导如何知道实际情况,他们才可以采取援救措施。

  主持人:你沿路走的时候一直想着挂电话,就是挂不通?

  李玉林:从唐山市出来,我想去北京有四个条件,这四个条件你哪一条不具备,你也到不了北京。第一个条件就是你得有大局观念,唐山市最大的事是什么,这个我具备了。第二个是汽车,所有的唐山矿的车,都砸在废墟底下,只有一辆从郊区开过来的好车,谁能动这辆车?当时我是矿的领导,我有权利动这个车。第三个条件,就是路得熟,从丰润、玉田这么走,到北京南线多50公里。一个什么钢铁桥,洋灰桥,南边的桥坏得很厉害,走北线也不行。丰润那是大桥,要想走北线必须走还乡河。年轻的时候,我是汽车司机出身,我对唐山的地理情况非常清楚。第四个条件是人熟,唐山到韩城这十公里的路程,中间十八个村庄,而且这个公路都是从村庄中间通过的,八米宽的小柏油路,震的也相当厉害,死亡人数也非常多,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出去的时候,他们就有扒出来的,把受伤的和死亡的都扒出来搁在马路上,车怎么过,而且当时群众的情绪也很激动,一看来辆车说赶快拉我们上唐山,我就跟他们解释,我说唐山比你们还严重,100多万人都没有出来的,我说我们这个车是到中央找领导的,我要调动群众帮我的忙谈何容易,但是有一点,我们唐山矿的井下工人80%左右都是郊区的农民,这个时候我就看见这个群众当中有我们矿的工人,我说这不是小李吗,他说你是谁,当时他们都不认识我,天太黑,也看不出我是谁,脸上都是泥,脑瓜上还有血,我说我是李玉林,当时他们本庄的人说一句比我说一百句都管用,这么着,几十人把死亡的尸体再重新抬到飞机上去,把受伤的也得抬到飞机上去,把倒地的电线杆子和树得顺过来,横着也过不去,就这么着,唐山到韩城10公里的过程,通过了七八个庄,他们一帮忙很快道路就清出来了,人家不认得你,谁管你那个,我这儿就放尸体,就放伤员。所以这四个条件少一个都不行。

  主持人:你们车走的这条路,据说事后证明是通往北京的唯一能够开车过去的路,这个当时您自己没有预料到吧?

  李玉林:我有判断的,我知道只有这条路能到北京,走哪都过不去,早一分钟到北京,早一分钟这些人得到拯救。

  网友:你们用来报信的救护车现在有没有保留下来?

  李玉林:没有,现在当废铁卖了。

  网友:太可惜了,应该进博物馆的。

  网友:地震后,开滦煤矿没几天就恢复生产了,这是怎么做到的?

  李玉林:井下有4万多台设备,但是这4万多台设备全让水泡了。所以当时地震我们一共是用了1年4个月的时间。1976年底,77年底得达到震前水平,所以76年底的工作主要是排水。排出2亿多立方米的水。把水排下去之后,设备得运上来,这煤矿有协助单位,供货单位都积极撒网,撒到全国,要积极抢修,要把里面的设备弄好,整个可以运转的运转过来,没有全国人民的支援,是不可能把77年底煤矿就能达到震前水平的。

  网友:老李,你当时是怎么进的中南海,人家让你进吗?

  李玉林:当时要说起来很简单。开始我们到西华门,那时候是不允许的,只有国家总统和元首才能走那个门。最后交通警察告诉我们,到府右街4号,到那一定能够接待。我们按照民警指示的方向,到了那儿,很快就进去了,特别简单。问我什么情况,我把唐山的情况一说,一个山西口音的、五十六、七岁的人说这么严重啊,那你赶紧填一张表,写上你的年龄,性别,家庭,政治出身,写完就打电话,也就一分钟,出来以后赶快上车,结果到门口,空军他们也是报告灾情的,他们就把我们领到中南海,到那几个人打着雨伞在接我们。当时中央领导也十万火急等着消息,就是联系不上,通县的、天津的、蓟县的都有消息了,就是没有唐山的消息,只知道唐山地震毁坏严重,怎么严重,没有消息,他们也急啊,所以我们进去就简单了。

  主持人:听说您当时看见中央领导时哭了?

  李玉林:我当时是激动兴奋。当时进去的是一个大会议室,后来知道是紫光阁,陈永贵,吴德,李先念,纪登奎,吴桂贤、陈锡联六位副总理都在,他们也是为唐山的情况着急,苦思。我站在门口,没有一个领导在椅子上坐着,有的在发愁,看着脸特别着急,有的就在那里来回走。我说总理们,你们快救唐山人民,他们都在废墟底下压着呢。副总理们几乎都是一路小跑过来的,特别是纪登奎,他在前面,他一边跑一边喊“哪位是李玉林同志”,我说我是,我也喊,说唐山100万人民都在废墟底下压着。总理跑着,都是掉着眼泪过来的,纪登奎上来就把我抱住,说李玉林同志你家庭情况怎么样?

  我说家里的情况不知道,我一脱险就到这向毛主席报灾情。他抱着我,使劲喊,说好同志啊,好同志。最后纪登奎搀着我的左臂,李先念搀着我的右臂朝进走,当时是相当激动。(在直播间再次热泪盈眶)

  主持人:你回到唐山以后,知道自己家人遇难有没有哭?

  李玉林:现在具体时间记不太清楚,不是第五天就是第四天找到我爱人,从爱人口中知道她们家伤亡了8口,我们家14口,我们两家一共是22口,我大儿子也没了。但是那种条件下也不允许你哭。中央领导让我带口信给灾区人民:“我们有党中央毛主席的英明领导,有再大的灾难,和再大的苦难,我们都可以克服和战胜,告诉他们坚强起来,重建自己的精神家园。”

  我带着中央领导的重托,死这么多人也不能哭,而且我爱人是街道干部,我找到她也是半夜,她哭,我说千万别哭出声,你是街道干部,一哭大家都着急。我记得特别清楚,唐山人在发出声音哭的时候,就是毛主席逝世。

  主持人:那时候您也哭了?

  李玉林:那是把国和家融在一起了,毛主席代表的是国,是一个领袖,唐山人遭受这样的灾难,死亡这么多,平时看谁都安慰谁,握着手都疼,都说你们家怎么样?几个?大家手握得特别紧,但是这个泪,谁也下不来,家家如此。可是毛主席逝世时候,唐山人民的哭声比全国哪的哭声都响彻云天。

  主持人:三十年了,回想在地震中遇难的父母、兄妹,还有大儿子,你还会哭吗?

  李玉林:不会了,30年这方面的情况也淡忘了,另外一个,由于时间的延长,跟当时的心情是不一样的。慢慢就淡忘了。但是有的时候,你比如说清明节,7·28,我闭门不出,不去跟大伙儿凑这个热闹。我哪也不去,我就不出门,但是这也是一种寄托的方式。
因为报信没提要吊车自责了30年

  主持人:有时候往事太悲惨,不忍去回忆。 
 
  
    但是我知道你记忆力是非常好的,尤其是中南海这一段,你记得非常清楚,当时跟中央领导提了三个条件,在这里跟网友们再说一下。

  李玉林:当时总理们让我谈的时候,站起来的时候非常激昂,“李玉林同志,你是从灾区来的,你掌握了灾区的第一手资料,你最了解唐山地震的灾情,你现在说吧!让我们干什么,我们这六个同志,全听你的。你说吧!”

  从纪登奎这个话里面,都体现了毛主席的群众路线,真正是相信群众、依靠群众,我第一条提的就是要调解放军,不怕多,越多越好。还有把全国各大煤矿的救援队往这调。李先念问我开滦煤矿井下有多少工人,我说大约2万多人,后来实际证明井上比井下安全。安全太多了,包括井下死的,超不过三人。第三条就是把全国29个省市,全部派医疗队到唐山。我要提了第四条,我后来就不后悔了,当时是应急,我当时要是在紫光阁提出调500台吊车,唐山至少还可以多活上万人。我就为这个自责了30年,不完美,向中央报信不是一件完美的事,我自责了30年。

  主持人:后来吊车是什么时候发到唐山的?

  李玉林:我是8月2号在唐山看到陈永贵副总理时跟他提的,他告诉我马上办。

  网友:救援部队是什么时候到的唐山?

  李玉林:像坦克师,他们离唐山近,最多100公里。10点下的命令,11点多就在唐山抢救人民。他们距离最近,再远一点的部队,沈阳部队,沈阳军区的39军,40军是锦州,16军是长春,28号午夜都到唐山来了。

  另外这里面需要一个说明,就是我们这几个同志去了,给整个党中央抢出了一天的时间。这是什么情况呢,就是我们进紫光阁,我还没有说话的时候,煤炭部部长坐直升飞机来给中央领导汇报,然后再采取措施,这是中央的意图。我们一到,总理们告诉他们就在唐山就地指挥救灾。当天7月28号啊,北京雨特别大,他们2:30放飞。当时雷大,雨大,飞机起不来。到唐山三点多,没有八个小时,看不完,室内要看,郊区也要看。一共八个矿。他们分工也得一段时间。我们到了以后,9点多一点进的紫光阁,10点李先念同志下命令了。咱们六个小时多一点就采取了措施。

  主持人:你们当时去了四个人,现在除了你其他人状况怎么样?

  李玉林:袁庆武同志78岁时去世了,曹国成跟我一样退休了,颐养天年,崔志亮1998年办了政策内退休,今年58岁,退休以后,搞个体运输。

  主持人:你们几个人后来还碰过面吗?

  李玉林:很少。前几天我们在唐山电视台的《倾诉》节目,我们三碰到了一块,热泪盈眶。也不容易,三十年来没有给我们这样的相聚机会。有时候在街道上看到了,说句话,点个头,就完了。三个人三十年来从来没有碰过头,就是这一次地震之后做节目,把我们请到一块了。

  主持人:在去北京路上三、四个小时的时间,你们当时有没有交谈,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

  李玉林:车一开动我就哭了。

  我感觉这次灾难相当严重,他们当时脑瓜跟我一样,木的,蒙了。出这个事以后,我非常的难过。我们从唐山矿出来,唐山市有一个主要街道,两旁是九个招待所,没有看见过一个人。在马路上看到两个老头抱在一起,傻了。地震后快半个小时了,那两个人还抱着不动,就呆着站在那儿。我说九个大招待所有多少人,马路两侧一共四大片,没看到人,所以我难过了,我是心痛。他们一看,一听这个,也一样的的感觉。

  最后我们上北京去,路上的情况也不清楚,我们说也有可能咱们几个人当中谁会付出代价。我们不管是谁,我们必须把情况向党中央报告,中央把情况弄清楚了,咱们唐山人就得救了。咱们就是围绕这一个中心话题。

  网友:我的父亲就参加过唐山大地震的抢救工作,当时他们是装甲兵部队的。

  李玉林:噢,那他们是第一拨到唐山的,他们11点多的时候就在在那了。

  网友:我父亲就是在那次救援中,落下残疾,三个手指的指甲都损坏了。

  主持人:其实李老的手指也在那次地震中落下了残疾,左手的小拇指折断,向外弯成了90度。

  李玉林:这个是被砸断的,在矿上忙着救人,也没时间找医生,就随便找个布条扎一下,后来就成了这样。那时候矿上很多人都有伤,顾不上治。

  网友:现在的开滦煤矿是不是在原址上重建的?

  李玉林:在原址上重建的。

  主持人:怎么样的一个重建?

  李玉林:咱们是中央决定,9个省市全部伸出援手来。辽宁省有的东西,全部往唐山矿运来,从地面上重新建立起来也好,辽宁省你运往那的,国家统一算帐。还有黑龙江省,一共9个省市,省里有的东西,赶快往里面填,尽快把设备弄好。没有好,向中央打报告,要不然咱们速度怎么会这么快呢?

  咱们唐山矿接近140多万广场,包括这里面的建筑,所有为井下的服务的设施,当时是毁坏得最严重。我们当时1000多人吃饭,1000多人喝水,几百个伤员得往外转出去。那是一天二十四小时干不完的工作。我们有一个工程师整个腿砸断了,他一直指挥井下排水,医院都没去,落下残疾了。当时都是由医疗对接上,带上绑带,都不离开矿,外面伤员也是太多。
好了是饺子破了是片汤

  网友:您现在的生活好不好?政府有没有对您有一些照顾?

  李玉林:我生活比较平常,非常平常,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二三十年,除了得到一个抗战英雄的一张纸,一个小米粒都没有。 
 
   主持人:那你心态上会有落差吗?

  李玉林:应该还是有一些的,不过外人看不出来,我不会让别人看出来的。说实在,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李玉林;没有共产党,我在旧社会就饿死了,是共产党把我培养起来,能够为社会做点事情。说实在,比旧社会强百倍。现在国家是这些年最好的时机,人民没有饥饿灾荒,咱们用的冰箱、彩电,都很好。人们说我历史上做了贡献,我什么都没想,我是党培养我的,我为党做点事是应该的。我不看重名利的,我脑子里根本没这个。

  主持人:我好像记得你有一个座右铭,“好了是是饺子,破了是片汤”?

  李玉林:哈哈哈,对,都一样吃,一样解饿。

  主持人:您到现在心态还是这样好。

  李玉林:因为没有过高的要求,没有过高的奢求,我想当官,或者我想给孩子找一个什么好地方,那没有,那也不是我,不是李玉林办的事。

  网友:您觉得路南区变化大不大?

  李玉林:路南区变化挺大的。路南区在唐山市震中,地震的时候是以京山铁路,就是从北京到山海关那条铁路分割,铁路以南就是几个厂子,像唐山车辆厂,还有齿轮厂,都搬走了,所以现在就剩下民宅。另外还有商业区比较集中,现在批发市场,什么衣服批发市场,从前的批发市场,那一块商业特别多,比以前强多了,但楼房不多。

  主持人:没有楼房是因为地下的地质构造原因?

  李玉林:不是,就是很多人,在自己原来的房子基础上盖的。有的不主张在这盖高楼,你比如说我在这住,我回来的时候有能力,国家再给点补贴,就建起来,但是非常坚固,非常漂亮,比地震以前的房子漂亮多了。

  网友:新唐山是不是一个奇迹?

  李玉林:应该是一个奇迹。

  主持人:这三十年,你个人也见证了新唐山的发展。

  李玉林:作为新唐山来讲,江泽民同志谈到,唐山精神,百折不挠,勇往直前。作为唐山人,我想我们党非常的伟大。所以新唐山很快的在三十年崛起,而且在河北省,不光是生产重地,DGP走在全国前列。发展速度也是全省最前列。这跟我们唐山人感恩有很大的关系。不是谁领导正确,那是外因,内因就是唐山人特别知道,讴歌党的伟大,弘扬无比忧优越的社会制度,懂得感恩,没有党的领导,唐山人早就逃亡了,那么大的灾难。

  唐山在地震以后,由于党的措施得力,撒药,什么肝炎,什么痢疾,比以往的得病率还低。所以新唐山有这么大的发展,跟这个都有直接关系。就是一种感恩,为什么说我们50年代工人特别能战斗?都是旧社会的穷人,解放以后,吃饱了肚子,娶了媳妇,生孩子了,感恩也感不过来了。地震以后,唐山发展这么快,跟唐山人民感恩心情是有关系的,有直接关系。

  网友:你个人怎么认为唐山人民的精神面貌是什么?怎么评价唐山人民的精神?

  李玉林:不忘党的恩情,坚韧不拔,奋勇向前。

  主持人:所以唐山地震以前是华北工业重镇,现在依然是。

  李玉林:现在在省里属第一。

  网友:您当时为什么用救护车去报信?。

  李玉林:因为当时没有别的车,别的车都被砸坏了。这辆车要是在唐山市里面也坏了,当天晚上它在郊区,在公路上放着,所以这辆车没坏。

实现去中南海报信是个天意

  主持人:前两天您跟我说,您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去中南海是一个天意,为什么有这样一个想法?

  李玉林:说是天意,有这么几个原因,老杨那天晚上回来,找我谈话,我没死,他死了,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我所有的想法,都能实现。我上北京去,而且在路上一点弯没拐,我路熟,还有人熟,从唐山市出来,我没走丰润,丰润路肯定断了。我走的玉田县,但是道不好走。老百姓郊区毁坏挺严重,都是平房,那时候郊区哪有楼,都是受伤的啊,搁在那里。

  我们井下80%的人都是郊区农村的,一进庄,一看到我们的汽车,就把我们的伤员拉到唐山去。我们没有别的车了,他们说这不是小张小赵吗,我说我是李玉林,“哎呀,这是我们矿的领导”,他们说这么一句话,这个车上的是我们领导,上北京的。那一、二十个小青年,把尸体又重新抬到边上了,伤员什么也扶走了,把道路清理完了,要不然我们还过不去。井下小青年帮我们说了一句话,他们一喊都跟着干,要是我喊,可能只能瞪眼看,也没招。

  网友:您当时是自己去的,还是领导安排去的?

  李玉林:我跟所有的媒体朋友们谈这个事的时候,我说唐山地震以后,就是地震以后三十个四个小时,你有多大能力,就使多大能力,有的人把党组织招一块,想该怎么个办法,有的把家属组织在一块,各个人都不同,每个人的想法,但是绝对不分正确和不正确,都是对的。上北京去,我开始讲的那个,唐山这么大的灾难,最大的事我想到的,就是这个情况要不尽快传到最高领导人,他不能下决心,那你等着去吧。时间肯定要往后延,早一分钟这人一口气出来,就活了,晚一分钟这口气出不来,就憋死了。就是心里想到,这个是大事,我就抓这最大的事,我当时想就这么想你应该干什么。

  网友:您因为地震出名了,你怎么看这样一个出名?

  李玉林:实际上我在唐山市不光是因为地震出名,我有两个出名的事呢。一个是我是唐山的篮球明星,唐山大部分认识我就因为我篮球打得好,我是唐山市煤矿青年队教练,这是我年轻的时候。另外对于开了煤矿的人,我也是相当出名的。作为我们一个矿也好,那是有目共睹的事。我们带一拨人去争创高产。但是这个地震这个事,名气大一点,那个名气是大范围的。

  主持人:三十年来,有没有因为这些名气获得一些好的东西,或者获得一些不好的东西?

  李玉林:过去咱们中国有句俗话,“不管你在上边也好,在下边也好,红得发紫也好,在低谷也好,人们始终如一”。这么多新闻媒体,到现在也得有超过1000人次的采访,始终如一。对我赞赏也好,同情也好,但是由于出名,也容易招来灾祸。也有人嫉妒,也有人说“逮着一个李玉林,就等于逮着一个反革命”。这也是历史,他们说逮着这个人绝对是个大个。

  网友:您对路南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地方?小山记得吗?

  李玉林:小山在6、70年代平平淡淡,小山最繁华的时候是在解放前,有句话,就是“到唐山不到小山,等于没到唐山”。小山是商业最繁华的地区,包括说相声,练武术,卖各种药,甚至各种饭馆,小吃,包括大世界,新世界,都在这一个地方,就是商业非常繁华。所以小山过去许多外地人来,都有这个感觉:要到唐山,不到小山等于没到唐山。现在小山主要是批发市场,服装、百货、各种毛线、各种毯子,就是一个批发市场。另外拆迁以后,小山没什么大的商业网点,有一个胜利路商场,有一个解放路商场,别的都没有什么。繁华地带到路北区那边了。

  主持人:7月28号您要参加了唐山抗震30周年的纪念活动?

  李玉林:16号就陆续有一些活动参加了。

  主持人:您是以“抗震英雄”的身份参加?

  李玉林:差不多,一共有四个特约嘉宾,本月7月13号,派人给送的邀请函。

  主持人:你很看重以这个身份出席?

  李玉林:无所谓,我是有你四十,无你五十吧。有我也没什么喜悦,有我的话,就觉得不错,今天还有我啊,那就凑合凑合,没我,我正好清净。咱们就是这个观点,比较平平淡淡。

  网友:你为唐山办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政府一定给了你不少的荣誉吧?

  李玉林:1976年9月份开滦煤矿,给了我一个奖状,奖状就写着给抗震英雄,就给了这个,别的什么也没有。

  网友:现在纪念碑广场,是唐山最繁华的,您现在晚上去不去纪念碑广场转,你去那儿是什么样的心情?

  李玉林:去,到热天的时候,我带孩子们,弄凉席往地上一坐。有时候一呆呆到十一、二点钟,很少想,广场就是休闲场所,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为什么纪念碑广场夏天人山人海,因为一个是空旷的地方,有点风,大家都去那乘凉。到那基本上不想过去的这些事情,说实在都是到那乘凉去了。回忆跟节气也有关系,比如清明节,比如阴历10月1日,俗话称鬼穿衣,游人烧点纸什么的,满大街都是的,我就在家闭门不出。

  网友:老李,你怎么看抗震纪念墙收费的问题?

  李玉林:我不赞成。

  主持人:谢谢网友们的参与,由于时间问题,今天的访谈到此结束。